馓子 家乡的味道作文1400字

馓子 家乡的味道作文1400字

临近春节,年味渐浓。走在归途中,空气中弥漫着油炸馓子的浓香。隔着时光的河流,我似乎又嗅到了记忆深处的浓浓馨香,思绪又慢慢地拉入那家乡过年繁忙的景致里。

我的家乡地处颍东的最东部,坐落于阴郁树木和河流之间,一条宽宽的乌江湾从北往南流过,湾东是颍上,湾西是我家乡。人们根据姓氏聚族而居,一个个小小的村庄散落在绿树碧水之间。“新年到,新年到,闺女要花儿要炮”。对于新年,我第一盼望的不是鞭炮,挨家挨户门前去捡拾鞭炮的残骸,不是我所期盼的,不止是不期盼,我还瞧不上,我以为那是顽劣孩子所玩的玩艺,是可鄙的。我期盼的是过年时家里炸馓子,吃货的世界你永远不懂。家乡舌尖上的美味不止是油果子,还有过年时家家必炸的馓子。记忆里,每年的祭灶之后,家乡的各家各户都会陆续炸起馓子。我家总会定在腊月二十六那天炸馓子,那时我很疑惑,为什么单单要等到二十六那天呢?馓子那么好吃,早炸不是早吃吗?实在让人想不明白。看到邻家上空飘出带着浓香的炊烟,我曾好奇地问母亲,母亲摸着我的小脑瓜,笑着说:“家里没有人会炸,要等到你大叔过来帮忙炸啊。”事过多年以后,我承受了生活的重担才明白,母亲的话里还有着无法说出的辛酸,那时家里穷啊,没有太多的精面和豆油来炸,早炸了未到过年就吃完了,所以总要挨到最后才炸。

爷爷去世的第二年,家里一贫如洗,临近年关,我无意听到父亲和母亲的私语,“今年实在太艰难了,要不就不炸馓子了?蒸几个白面馒头给孩子过年吃,我们都吃杂面馍。”母亲低声和父亲商量,“还是少炸一些吧,孩子们都盼着呢。别人家的孩子都吃上了,不能让孩子太委屈。白面馍就不蒸了,等新麦续上再给他们补上。”父亲的话里尽是无奈,他们的话语我不一定全懂,但就在那时我对新年失去了很多盼望。腊月二十六,友轩大叔依旧是早早地踏着霜花走进了我家的大门,母亲就欢天喜地地招待。友轩大叔是父亲的一个堂弟,是一名老师,姐姐上一年级,他教;哥哥上一年,他教;我上一年级,还是他教。大叔致力于一年级教学,教了一辈子,貌似只教过一年级。大叔是一个性格温和、热心肠的人,说一句不够敬重的话,他的课教的不怎么样,让我佩服的不是他的教学艺术,而是他炸得一手好馓子,是村里公认的“小能人”。我奉上一杯浓茶,大叔坐上凳子上歇息。不一会功夫,母亲就将面和好了,醒够了,这时候就该大叔显显身手了。他动作麻利地将面团放在案子上抹些油,用手搓捏成一根细细的长条。随着大叔手臂有规律地晃动,大块的面团变化成一条精细均匀的长条,源源不断地送到母亲面前,母亲接过,将长条一圈圈分层盘入陶盆里。白白的一根长条卧在金黄的豆油里,泛着诱人的光泽。

可以上锅喽!我把灶火烧得旺旺,火苗欢快地舔着灶檐,木柴发出劈啪的脆响,锅里的油正沸。大叔将长条的一头夹在左手的虎口处,用右手捋住面条,往左手并排伸出的4个指头上缠9-10圈,接着再取一双特制的筷子,撑在缠好的面条圈套内,用双手拿住两头,将长条投入油锅中,刚一见热,立即将一头一扭,扭出漂亮的花来,大叔的动作帅极了!不消片刻,馓子便定型了,随着白色的长条变成金黄的馓子,香气便弥漫了整个厨房,随着门缝挤了出去,馋坏了门外等候的哥哥姐姐们。

“纤手搓成玉数寻,碧油煎出嫩黄深,夜来春睡无轻重,压扁佳人缠臂金。”出锅喽!母亲用两根特制的竹条将一把把股条细匀、香酥松脆、金黄亮润的馓子放入竹匾。我们的眸子会大放异彩,纵是活在贫穷的夹缝里,馓子也依然能够以金黄的油光把幸福的气氛点缀得花团锦簇的,形成了我们一生悠长的回味。

离开家乡,久居小城,偶见有商家在路旁搭起锅灶炸馓子,总会勾住我匆忙的脚步,驻足观望,热气蒸腾,浓郁的馨香里,眼前总会幻化出当年的情景。这样的时光,才是最值得回味的,典藏在沧桑的岁月里。